首页 »

【长三角两地书】南京人看合肥:从不了解到真正亲如邻里

2019/8/14 5:59:07

【长三角两地书】南京人看合肥:从不了解到真正亲如邻里

 

在下笔之前,我特意咨询了一些老南京人,请他们谈谈对合肥的感觉,结果他们无一例外,沉吟片刻说:“合肥,我不了解啊。”

 

合肥,离南京很近,但似乎又很远。南京人除非走亲戚,否则很少会想到去合肥。长期以来,在合肥人面前,南京人总是很有心理优势。多年前,我有个同事的儿子成绩很好,在填报高考志愿之前,父母教导他,考个南京大学或东南大学都不错,但是不要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哦,万一被对面安徽大学拐去找了个合肥媳妇怎么办?

 

以我自己为例,我曾经去过合肥很多次,总感觉它似乎不像一个省会。十多年前,高三毕业的那年夏天,我和3位同学去合肥旅游,那时的合肥城区有些脏乱,到处都在修路,我们挤公交,晃晃悠悠地到了淮河路步行街。步行街上的每一家店铺门口几乎都摆着一个大音箱,音浪很大;李鸿章故居门口,卖药的、乞讨的、拉你去小客栈的一波接着一波,几乎包围了整个售票处。除此之外,我对合肥也没有太多了解。

 

但不知不觉,这些年,南京人的身边,合肥的元素正在逐渐增加。比如,合肥的本地品牌“肥西老母鸡”,近年来发展迅猛,更名“老乡鸡”之后,一口气开了600多家门店。在南京能经常看见“老乡鸡”绿色的门头,我也成了店内常客。合肥的鸡跑到了南京,慰藉的是我们南京人的胃。

 

同时,一些合肥的品牌也涌入了南京人的生活……比如科大讯飞、江淮汽车,南京的出租车有不少用的就是江淮汽车。还有教育界的一张王牌——中科大。高中同年级有一位同学,在高二那年就考进了中科大少年班,我们在埋头苦读的同时羡慕不已,想着这小子比我们少上一年学,该有多么幸福!

 

多年以来,江苏和安徽两省横向的沟通大于纵向的认同,安徽的淮南、淮北与江苏的淮安相近,安徽的宿州与江苏的宿迁相近,皖东的人对于南京更为亲近。

 

除了文化认同,南京在经济上略胜一筹。作为中部重镇,动荡的年月里,合肥的军政功能明显,但是商业显然不够发达;邻居省会南京则不一样,明清时期,长江流域社会经济发生了巨大的变迁与发展,江南地域成为全国最为富庶之地,古都南京也愈发繁荣。但是合肥也有自己独特的优势。作为江淮故邑,早在公元前241年,合肥就是楚国的商业都会,旧城的遗址在现在主城区的亳州路。那个时候,合肥的水路交通便利,是南北水产、木材、皮革等物资的集散地。《史记·货殖列传》记载:“合肥受南北潮,皮革、鲍、木输会也。”到了东汉末年,亳州人曹操曾经数次到合肥与孙权作战。魏国大将张辽与孙权战于逍遥津,迫使孙权飞跃西津桥,成为一个著名的军事范例。直到现在,合肥的许多地名带有浓厚的军镇历史气息,譬如逍遥津、飞骑桥、教弩台。

 

安徽建省后,安庆被定为省政府所在地,抗日战争爆发,安庆像太平天国时期一样,很快失陷,当时的安徽省主席动了启用合肥的念头,虽然这座中部的城市规模不大,但是城市保留得较为完好,地处平原,从合肥出发,铁路、水路四通八达,政令也能够迅速传达。1945年8月,安徽省政府迁到了合肥,新中国成立后,中央进一步确立了合肥的省会地位。

 

以前有个谜语:两个胖子,打一个城市名,谜底是“合肥”。现在,合肥被冠以“霸都”之名,这里大致有几种解释:一是说合肥资源相对匮乏,合肥的发展霸占了省内兄弟城市的大量资源,是为“霸都”;我更愿意理解为“霸气的都城”,“合”是兼并天下之意,“肥”即海纳百川之实,“合肥”二字,多么霸气啊!

 

现在的合肥,在着力打造“大湖名城,创新高地”的基础上,科教与工业实力不容小觑。合肥也成了被高铁拉来的城市,“米”字形铁路网四通八达,连接着省内与省外大多数重要的城市。

 

最近再去合肥,到处可见拔地而起的楼盘和交错纵横的高架,猛一看,和南京已经没什么差别了。比如我比较熟悉的滨湖新区,十年前还是一片不毛之地,从市府广场转3趟公交车,一路往巢湖方向走,颠簸一个小时才能抵达。而现在,滨湖新区正是合肥从“江淮小邑”到“大湖名城”蜕变的最佳体现,省政府搬迁到了这里,地铁连接了主城,文化场馆纷纷落户,金融机构和城市产业入驻,蓬勃的生机正是合肥迅猛发展的缩影。

 

高铁也拉近了两座城市的距离,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在南京与合肥之间穿梭。如果驾驶汽车,合宁高速正在施工,中间的一段路堵得让人无奈,但是在不久的将来,两座城市之间的通勤一定会更快速、更方便。几年之内,合肥实现了由“环城”到“滨湖”,再到“环湖”,乃至“临江”,甚至“达海”的转变。不禁有人会问,“霸都”的崛起会让隔壁的南京感到不安吗?我觉得,作为长三角地区的代表省会,合肥与南京的交流会更加频繁,两地携手,一起发展,这正是两省人民所共同期待的。

 

想了解合肥人如何看南京,请点击此处穿越

 

余跃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