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走进非洲 | 中国人在非洲矿脉的真实故事(中)

2019/10/10 1:17:40

走进非洲 | 中国人在非洲矿脉的真实故事(中)

提起石油大亨,许多人立刻会联想到无穷无尽的财富,其实一向低调的矿业巨头也坐拥金山银山。在刚果(金)和赞比亚的矿脉,不少西方矿业巨头开始转让矿业资源,中国企业以十分优惠的价格接盘,却仍需时日适应有别于全球通行的营商规则和本地社会暗流涌动的变化。

 

从科卢韦齐驱车一个小时就到了丰古鲁美。我的向导指着一片在阳光照耀下闪着绿色光芒的山脉说,那里便是如今洛阳钼业从美国自由港收购的矿山了。山脚下正在制作矿粉样本的工人告诉我,这片矿山铜的品位可以达到20%,钴也能达到7%左右。要知道在中国生产铜的江西,如今0.5%的铜矿品位已然是人们眼中的富矿。

 

去年4月底,洛阳钼业发布公告称,以26.5亿美元收购美国自由港集团刚果(金)铜钴矿项目56%的股权,这片矿山勘测显示拥有铜资源量约2429万吨,钴资源量约222万吨。 通过这个项目,洛阳钼业将跃升为全球第二大钴生产商和全球领先的铜生产商。市场评估指出,这笔生意令中国人稳赚不赔,按照资源量测算,洛阳钼业收购的股权至少值60亿美元,美国自由港集团挥泪甩卖或许是由于其石油板块巨亏所致,但也不排除其提早为防范大选带来的政治风险所提早布局。

 

洛阳钼业董事长李朝春在金沙萨举行的股权交割仪式上,用了”大胆走出去”这个词。他还表示,未来还会在全球范围内配置优质资源,使公司的资源储备更加丰富、产品组合更为多元,也为更多国内企业走出去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有益借鉴,为当地社会经济的发展作出新贡献。

 

其实,李朝春所说的对当地发展贡献随处可见,只不过仍存在瑕疵。43岁的Dany 已是6个孩子的父亲。他从五年前开始带领全家老小在丰古鲁美做起了洗矿和捡矿生意。25公斤的矿石挑拣后变成15公斤产品,能够卖17美元。至于从矿山用自行车驮着编织袋的运输成本,大约是100公斤0.7美元。Dany 其貌不扬的家其实别有洞天,“买组合沙发花了500美元,还有电视也很贵”,他的夫人一个劲儿咧嘴笑,说虽然家里没有存款,但靠矿吃矿总算改善了生活。

 

尽管Dany 自己都觉得习以为常,但他让一众幼子在家里捡矿仍会给外界批评中国投资者留下口实。至于在矿山经营范围内,中国企业就还需要学习如何适应西方留下的当地管理团队和本地的营商方式。

 

18世纪末,当比利时年轻的地质学家科尔内在加丹加高原地区发现庞大的矿产时,他不会意识到此举令这里背上了“真正的地质学丑闻”的恶名。殖民斗争、国际政治角力再加上至今仍然不绝的内战和叛乱,在长达一个世纪的矿业开发史中,地面下的矿业财富并没有增进地面上人们的福祉,反而带来了资源的诅咒。

 

矿业不仅是刚果(金)和赞比亚的最主要经济支柱,也解决了庞大的人口就业。早在1956年,在整个刚果地区从事矿业的劳动力就超过10万人,其中大部分属于国家矿业公司“捷卡明”,曾一度入围全球前十大企业的“捷卡明”在上世纪90年代产量逐渐下滑,但如今仍控制着矿山资源。

 

比利时殖民者用他们在矿脉攫取的金钱源源不断汇回欧洲,但很快也发现在英国和美国的霸权之下,很难维持自己在矿业部门的利益。刚果(金)著名学者恩塔拉耶在《刚果史》中写道,英国和美国首先借助南非合伙人变成了这一地区矿业主要投资者,其次它们还想获得钴矿和铀矿等战略矿产。欣克布洛韦矿区生产的铀用在了人类第一批原子武器上,被美国人投掷在广岛和长崎。在冷战的背景下,这使得这一矿脉成为华盛顿地缘战略的一颗重要棋子。

 

如此便不难理解中国作为后来者触动矿业利益格局,衍生出一系列亟待捋顺和研究的问题。一名对当地政治和经济有着深刻洞悉的不愿意具名人士表示,中国人只顾着在矿脉做生意,却少有社会调查和研究机构愿意配合,甚至少见中国媒体的关注。日渐庞大的利益和对当地社会建设的忽视,是导致中国企业屡屡陷入危机的源头,更别提传统石油公司对有色金属等攸关新能源产业发展部门的打压了。

 

地球上但凡能够勘探的矿脉几乎都会变成生产和生活范围有别的矿区,就算是遍地是矿的刚果(金)矿脉也莫不如此。不过,卡苏鲁(KASULO)却是例外:这里恐怕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矿村,家家户户都是一个小矿区,沿着墙壁下挖几十米是矿洞,地面上见到阳光的地方又变成满足一切生活所需的村庄。我见证过刚果(金)矿业部和地方政府决定矿村居民异地搬迁决策的关键阶段,这个因矿而富又充满争议的村子,其实就是整个矿脉社会治理难题的缩影。

 

今年5月底的一天,一个由矿业部高官组成的代表团抵达科卢韦齐月宫酒店,他们将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视察卡苏鲁并和省长罗伯特会面,为这个寄居多达6000名矿工的村子谋划未来。两天后的傍晚,在卢阿拉巴省省长理查德的办公室中,这名和卡比拉父子都有深厚交情的政客告诉我,“我们要彻底消灭妇女儿童和生产区混住的现象,因此决定将他们异地搬迁,然后这个矿区最好由中国企业来开发。”

 

卡苏鲁在当地语言中的意思就是“资源”,它的财富故事十分传奇。四年前的春天,一名村民在挖掘厕所时发现钴矿,于是开始外请手采矿工挖矿。消息传出去后,原先的村民都过上了小矿主的滋润生活,家家户户地下采矿,更吸引了数千名四面八方来谋生的手采矿工。

 

在本地经营多年矿石生意的中国商人都极少获准并有胆量到卡苏鲁走一遭,像我这样的外人就更需要颇费一番周折。前一天无功而返,次日给一身西装革履的向导文森特下了礼金,身后又多了两名警察随扈,在热浪裹挟的风和沙中,紧绷着神经瞪大了眼睛看周围的一切,我走进了卡苏鲁。

 

村口是一个小型菜市场,耳边是震耳欲聋的非洲音乐。再往里走就分辨不清东西南北,高地起伏交错的土路两侧的建筑物都被橙红色塑料罩所包裹,透着缝隙往里瞧,发现有的是深不见底的坑洞,有的则被废弃。人们来来往往穿行期间,丝毫不惧怕脚下随时可能出现的垮陷。

 

地面上教堂、学校、工匠铺、餐厅和药店样样不少,脚下则布满了污水和编织袋。在一个据说已经下挖到30米的矿坑前,一伙年轻人有韵律地拉着麻绳,源源不断的矿一袋一袋被运上地面,“地下12 个人,地上12个人,底下工作3天能挖出一袋钴矿,大约能卖100美金。”他们如是说。

 

村里的十字路口通常是收货点,那里确有年轻小男孩的身影,不过村里矿坑的矿工就几乎都是成年人的模样。一名手采矿工告诉我他今年20岁, 大约5年前开始挖矿。为了能够多在马松坡的仓库卖钱而少被路上的交通警察敲诈,他们千方百计把日本二手车塞得满满当当,到了几乎连轮胎都要压瘪的地步。

 

谈到卡苏鲁的前世今生,省长理查德风趣又无奈地表示,“我办公室底下其实也是矿脉,前几天还有人和我报告说打水井时也发现了矿。”在他看来,遍地是矿的科卢韦齐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产业单一,“我给我自己定下两个目标,未来一定要把农业和旅游业发展起来,这样就能解决我们庞大家庭所带来的就业难题。”

 

至于生活在矿区的儿童,理查德说,政府一直严禁未成年人进入矿区,等到卡苏鲁的居民搬迁之后,相信批评中国企业的声音就会减少,他加重语气,“我走马上任之前,小卡比拉总统就告诉我要支持中国企业,接下来我希望看到中国投资者对我们的社区建设做出更大贡献。”

 

“失去双亲的平民孤儿667名、有家的战争孤儿4201名、艾滋孤儿1858名”,这是卢阿拉巴省妇女儿童和社会福利部提供给我的数据,我从这触目惊心的数字背后,放佛看到一双又一双出现在矿堆中挑拣矿渣的小手。

 

曾从事两年矿脉儿童权益保障工作的Marc告诉我说,“出现这一幕确实很不幸,但这些被抛弃的孩子出现在矿区纯粹是为了讨口饭活命。”

 

非洲矿脉的社会统计极少能做到像弃儿这般精确,以社会整体失业率为例,许多人评估刚果(金)目前近七成人口失业,其中又以年轻人为多,这造成了社会动荡的不稳定根源。据说在超级城市金沙萨,许多没有工作的人每天步行进城讨生活,赚不到钱就抢就偷就闹事。

 

Marc说,解决矿脉弃儿问题,出路在于政府和基层合作,但是目前金沙萨并没有足够财政和社会资源分配给矿脉地带,如果中国投资者再看不到这一点,整个矿脉人道主义危机就会越来越严重。

 

然而,善于营商的中国矿企专长并非社会工作,没有来自内地的社会组织“走出去”和海外投资者肩并肩工作,是眼前很多在矿脉投资的中国商人面临的难题,“我们可以拿出一部分利润来帮助当地社会发展,可是放眼一看周围没有一家能帮得上忙的中国社会组织,心里也很着急。看一看法国、英国和美国,他们的企业大都和本国的社会组织一起在矿脉发展,配合得天衣无缝,赢得口碑的同时也赢得了商业机会,”一名中国矿主讲出了他的心声。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栏目主编:杨立群;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笪曦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