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霹雳手段!涉魏民洲案的67人都有谁

2019/10/10 1:17:40

霹雳手段!涉魏民洲案的67人都有谁

6月22日,陕西省委原常委、西安市委原书记魏民洲出庭受审、泪洒当场,引起大规模“围观”。然而,要哭的绝不止他一人。

 

长安街知事获悉,西安市已有67人涉及魏民洲等问题线索被处理,其中给予党纪政务处分33人,组织处理34人;选人用人复查中,10名领导干部被取消资格;2017年共立案3995件,处分3817人。

 

67人都有谁?魏民洲落马后,一批与他“相爱相杀”的西安干部步其后尘,包括市政协原副主席赵红专,泾河新城原党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李益民,高新区原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安建利,西安旅游集团原董事长李大有等。

 

据《中国纪检监察》杂志介绍,导致赵红专落马的,正是调查魏民洲带出的问题线索。该文还披露,赵红专曾在境外接受有偿性服务。

 

今年上半年,西安又有新城区原副区长王小辉、泾河新城管委会原副主任李红、浐灞生态区管委会原副主任樊伟等人被查。

 

魏民洲主政西安4年半,被认为耽误西安发展起码10年。他无心干事创业,向上攀附令计划、向下培养一批亲信,中纪委直指其“搞政治投机和政治攀附,政治品行败坏”,西安市多次布置要肃清魏民洲等流毒。

 

从当地媒体的爆料来看,魏民洲制造“流毒”的手法五花八门。他曾在多个会议上强调“看齐”,如在西安市委常委班子2014年度生活会上错误提出“市委常委班子成员一定要叫响向我看齐”。

 

有了魏的示范,李大有照方抓药,也说出“西旅集团班子应向李大有看齐”的荒唐言论。中央部署的重要决策,在他们手上竟变形为向个人效忠的手段。

 

在公开场合,魏民洲总是一副笑眯眯的和气模样,但在私下里媚上欺下、踩人捧己。他热衷搜集“黑料”、打小报告,据报道,他组织了专门的告状团队,用来举报自认为的对手和“不听话”的下属。

 

为了收买人心,魏民洲一方面常把人事会议上的内容私下透露给相关人员、封官许愿,另一方面又拿着举报材料告诉被举报官员,提醒对方注意,并表示他愿意帮忙,以获取信任。

 

在市管干部调整中,魏民洲为了贯彻自己的用人意图,常以“避免外界干扰”名义,要求两天之内必须完成考察任务,致使对有的考察对象了解不全面、不深入,“带病提拔”“带病上岗”时有发生。

 

受了魏民洲关照的人,自然对他百般讨好。魏民洲每到一个单位视察,都要派人先去该单位为他“试温”:室内温度是不是保持在26度。他钟爱粉红色和面食,出门在外要带粉红色的洗漱用品、要有专做面食的厨师随行,这些都由李大有安排妥当。

 

李大有名列向魏民洲行贿的11人之一,其“双开”通报称,李利用与魏民洲的利益交换关系,干预和插手组织人事工作,为自己积累政治资源。

 

此外,魏民洲还把自己的儿子“托付”给李益民,安排他去李益民主管的泾河新城上班。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讨好魏民洲。曾任西安市委常委、高新区书记的赵红专就与魏长期不和,在当地是公开的秘密。二人斗得水火不容,甚至“伤及无辜”。

 

魏民洲落马后,赵红专十分得意,即兴写作打油诗一首,与友人共赏:

昔日乌云遮古都,毒蝎袭众天不容。

今日阳光沐古城,斩蝎排毒焕青春。

 

谁知,诗写完没多久,他自己也接受了调查。6月20日,赵红专一审被判有期徒刑12年。

 

庭审信息显示,2008年至2016年间,赵红专非法收受财物1130万元人民币、106万美元、20万欧元、20万新加坡元、20万港币、10.3千克黄金、5幅画,共计折合人民币2491.8709万元。

 

眼下,西安正举办“重塑政治生态  奋力推进国际化大都市建设——肃清魏民洲等流毒影响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和反腐败斗争成效展览”。肃清魏民洲等人的恶劣影响,修复当地政治生态,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