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朗普发表首份国情咨文,国会山庄只有半个房间的掌声……

2019/10/15 0:49:27

特朗普发表首份国情咨文,国会山庄只有半个房间的掌声……

当地时间1月30日晚上9点,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国会发表任内首份国情咨文。这位共和党总统打着象征民主党颜色的蓝领带,并没有重复“美国第一”,而是呼吁两党“团结”,迈向“新美国时刻”。舆论普遍认为,这次他表现得像个“总统”。但是,要用“团结”两字形容当晚国会山庄的景象,显得有些勉强。

像个“总统”
    
在庄严的国会会议厅里,特朗普的首份国情咨文演说持续了80多分钟,几乎就要打破克林顿保持的89分钟的最长纪录。
    
美国全美广播公司(ABC)指出,这是一次“又长又高远且集聚多人智慧”的讲话。特朗普基本避免对民主党人进行抨击,也放下了对媒体的不屑和愤怒。相反,他以相对友好的语调总结任职一年来的成就,并提醒美国人民他将坚持竞选“初心”。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认为,特朗普以“团结”的姿态展示了“总统”应有的风范。
    
“这是一份中规中矩的演讲,没有激烈的言辞,没有为人们所熟悉的特立独行的风格,这也可以说是特朗普在过去一年里学习和调整的结果,”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评论称。
    
“特朗普的表现相对收敛或者克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说,“很多政策阐释基本回到了共和党传统的路线上来。”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赵可金认为,这是一位很有“骨感”(主张)、缺少“肌肉”(具体措施)的总统,“美国优先”和“朋友优先”的套路十分清晰。别看他行事乖张,重要场合也都清晰阐明了想走的路线。
    
这不免让人们想起去年2月28日,特朗普当选总统后首次在国会联席会议发表演说。没有发出太多令市场意外的“疯狂”言论,演讲中肯、有力,引得媒体纷纷点赞。

兜售成功
    
与美国历届总统一样,特朗普在国情咨文中做了三件事:总结政府去年的成绩、描绘来年施政的蓝图,并向国会提出要求或建议。
    
不时扬起标准手势、努起招牌嘴型,特朗普盘点了过去一年的成就:创造240万个新就业、失业率达到45年来的最低水平、股市表现优异、大幅减税,并削减联邦法规。对此,美联社随即发表一篇“事实比对”文章,指出特朗普把哪些奥巴马留下的“遗产”记在了自己账上。
    
吴心伯认为,“尽管有很多成绩都是奥巴马时期打下的底子,但无论如何,特朗普上台后在去监管和减税上的政策主张释放了利好因素,相当于给市场打了一记强心针。”
    
“整体而言,特朗普过去一年的执政成绩可以及格,”刁大明认为,至少没有出现导致负面不可逆结果的极端决策,而且确保了经济的持续复苏。

立法重点
    
也有评论称,这是一篇自相矛盾的演说,庆祝完第一年极具党派色彩的成就后,特朗普转而呼吁民主党在两项立法重点——基建和移民上“团结一心”。
    
首先,基建方面,他呼吁国会提交一份法案,为新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至少1.5万亿美元投资。有评论称,在税改目标完成、去监管继续推进的背景下,基建被认为是特朗普2018年最优先议题。但是,在两党未能就“钱从哪来”达成一致前,任何讨论都是空谈。
    
专家指出,基建方面两党有一定共识,奥巴马时期曾提出过类似计划,但当时的国会因为党派斗争加以阻挠。如今,共和党总统要推动这项工程,民主党应该不会反对,但可能会提出自己的附加条件。“从去年上半年起,特朗普就委托交通部长赵小兰在落实基建法案。尽管演说中没有具体展开,但已有一份方案将在国会提交,”吴心伯指出。刁大明也认为,最终达成共识可能性较大,毕竟这是各州各选区都能获益的事。
    
其二,移民问题上,特朗普阐述了一份改革方案的细节,提出四根支柱:通过影响180万“追梦人”的移民法案;保护边境安全,修建边境墙;终止移民签证抽签制度;终止连锁移民,限制亲属入境人数。
    
有评论称,移民问题与美国内政和社会矛盾紧密相连,可以说是华盛顿的核心分歧。CNN认为,这是特朗普不顾警告,再次对民粹主义“点头”。
    
刁大明指出,“只有第一根支柱符合民主党的导向,后三根都是共和党的主张,特朗普这样做交易,难度不小。”吴心伯则认为,移民改革会朝着“收紧”的方向推进,民主党也会继续抵制,最终可能会妥协出一个双方都觉得“勉强”的版本。
    
在特朗普的讲话中,外交事务着墨不多,唯一一次提及中国,是将它与俄罗斯一道称为“挑战我们的利益、经济和价值观的竞争对手”。

分裂加剧
    
尽管特朗普在演讲中多次恳请民主党人“合作”,但要以“团结”两字形容当晚国会山庄的景象,未免有些牵强。国会会议厅的走廊把听众隔成泾渭分明的两派,当共和党人数十次集体起立鼓掌时,房间左半边的民主党人一脸冷漠,纹丝不动。
    
当特朗普演讲结束后,民主党众议员肯尼迪三世在马萨诸塞州一所技术学校的汽车修理厂发表针锋相对的“回应讲话”,批评特朗普“恃强凌弱”,并将去年的动荡和混乱归咎于特朗普政府。他把民主党形容为一个帮助“煤矿工人或单亲妈妈、农村或内陆、海岸或中心地带”的政党。
    
吴心伯指出,过去一年,美国的政治对立和社会撕裂都在加剧,两党分歧超过奥巴马时期,这与特朗普个人风格以及非建制派的背景有一定关系。《华盛顿邮报》称,有数据显示,两党分裂的程度已达到1989年以来的顶点。当年,两党对老布什的支持率平均差距为32.9,克林顿执政首年为51.8,奥巴马时期差距为64.7;2017年,这一数字为75.2。全美广播公司(ABC)称,国会的矛盾显得更加难以调和。
    
赵可金认为,两党弥合分歧的可能性很小,特朗普是一位基本教义派的总统,把共和党的立场说得较为绝对。再加上他的助手都是共和党主流建制派人物,他每每提出政策想法,都由助手按照自己的偏好加以包装,自然会打上深刻的党派烙印。
    
当晚,在特朗普说出“让美国为所有美国人再度伟大”时,身穿一身黑色的众议院民主党领袖洛佩西不自然地撇撇嘴。有评论称,在特朗普领导下,美国可能再度“强大”,但要想再度“伟大”,恐怕很难。
    
 (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